鼓励内在活力 东京文化艺术院团深化更改加速进步实行意见出台

从2001年尝试实行媒体托管的方式开始,国有院团改革就一直在进行。通过分类实施的解困式改革,基本上解决了院团的生存问题。然而,去年由于事业单位改革实行绩效工资制度,意味着院团生存压力加大,这样的状态不利于院团的进一步发展。在此基础上,市委市政府进行了深入调研,发现院团总体水平相比过去已经好转许多,但有些院团仍面临生存压力。在演出方面,企业制院团明显比事业制院团做得要好。改革方案其实是在过去基础上又大大往前走了一步,个别解困性的改革还有,但更主要的是发展性的改革,体制机制的调整。

《意见》指出,要“切实解决影响院团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、财政经费保障问题、人才培养集聚问题、场馆建设问题,激发院团创作演出的内在动力和活力”。市委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认为,此次改革意见的最大变化是保障力度的空前加强,可以说,政府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几乎全部做了,不会让国有院团为了生存问题影响创作和演出。“虽然这次做得特别漂亮、爽快,但考核力度也随之加大,院团必须拿出多版本的演出,多题材的创作,有成效的管理,要培养优秀人才。”

《关于推进上海文艺院团深化改革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》近日出台。国有院团改革始终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和难点,此次改革是否涉及体制变化,而政策扶持力度空前加大,会否影响文艺院团走市场的积极性?市委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改革不是转体制“翻烧饼”,而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大力推进院团管理运行机制的改革创新,其最终目的是激发院团创作演出活力,并为全国提供可复制推广的经验。

目前,上海有些院团有自己的剧场,但大部分没有,演出要有相对固定的演出场所,但简单的“一团一剧场”目前无法实现。“对应”就是保证主要演出在这个剧场进行,将来会有一些制度设计,保障院团在对应演出的剧场有更优惠的条件。“对应剧场有了,要天天能演,剧场也要跟院团一起卖票。”

“一个剧团拿到政府项目资金后,做什么戏,不能一两个人说了算。”为完善推动艺术创作的顶层设计,《意见》指出,要“建立上海市舞台艺术专家委员会,从市级层面推动各院团打造代表上海水平的优秀作品。”同时强调,艺术专家委员会,特别要吸收外部专业人士参加,促进形成科学的艺术决策机制。市委宣传部有关工作人员介绍,市政府会考核各院团艺委会的创作评估论证机制运行效果,执行力度差的院团将无法申请到相关项目扶持。

■改革不是转体制“翻烧饼”,而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,大力推进院团管理运行机制的改革创新,其最终目的是激发院团创作演出活力,并为全国提供可复制推广的经验

除了出作品,还要出人才。为珍惜好今天的“台柱”,培养好明天的“台柱”,《意见》要求实施院团艺术和技术岗位职务序列改革,在薪资结构上,除基本工资、岗位津贴外设置与职务序列相挂钩的“艺衔”、“技衔”津贴。在这方面,上海交响乐团、上海歌舞团等其实已经走在前面,在收入差距拉开、考核机制上有了一些成功的探索。据介绍,本次改革还会继续加大扶持力度,尤其是“向艺术周期较短的特殊岗位倾斜。”

不过,考虑到“一团一策”,符合艺术规律的原则,“艺衔”、“技衔”的实施并非“一刀切”式的。《意见》特别强调,“其他艺术样式院团根据实际必要性参照设置。”对于评弹团、话剧艺术中心这样的院团,显然并不适用该项方案,也并不会强迫其实行。

“我们为‘十三五’规划去崇明调研文艺院团演出情况,当地有关部门说,他们那儿的演出条件不太好,沪剧院来演出时,里面有200个人看,外面有2000个人看。后来就改到打谷场上去演时,一棵树上居然站3个人在看。这让我们非常感慨。可见,老百姓对演出是非常欢迎的,不要说全国巡演,我们先把身边的老百姓服务好市场就很大。”

■改革方案其实是在过去基础上又大大往前走了一步,个别解困性的改革还有,但更主要的是发展性的改革,体制机制的调整

“一个政府的管理水平要看其对艺术持什么态度。”此次《意见》的出台,是建立在市委市政府对18个市属国有院团“摸清家底”的调研基础上。目前,上海有200多个文艺院团,但大都是民营院团,从每年统计出的演出数据来看,尽管国有院团只能占个零头,但却是舞台艺术发展和创作的主力军,这些院团的水平也是上海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标志。这些国有院团大都历史较长,有许多遗留问题堆积,其中老艺术家的问题近年来非常突出。“其实所有文艺院团只有3000人,但承担的老艺术家数量要多于此数。曾经有个演员说,我在台上翻10个跟头,有9个是为离退休人员翻的。宣传部有关工作人员说,历史负担太重,制约了国有院团的发展。“照顾好昨天的台柱”就关乎这批老艺术家的生存照顾问题。

“巡演版”中,很重要的一点是要“走下去”演给老百姓看。市委宣传部有关工作人员强调,所有的剧目,都应有适应不同演出的版本。比如在大剧院可以演出“豪华”的经典版,下社区、下农村就应有“简版”或“普及版”对应演出需求。相比过去每年固定演出场次要求,此次《意见》在院团绩效考核方面,对公益演出、商业演出、“走下去”演出、“走出去”演出等都有数量比例要求,也会提高相应的补贴额度。

■虽然这次做得特别漂亮、爽快,但考核力度也随之加大,院团必须拿出多版本的演出,多题材的创作,有成效的管理,要培养优秀人才

《意见》指出,“各院团要推出优秀剧目演出的经典版、驻场版、巡演版(‘走下去’巡演、‘走出去’演出),确定各版本演出的基本演出量,以不同版本适应不同演出条件,满足不同观演人群需要。”其中,“经典版”是各院团的代表作品,如越剧院的《红楼梦》、芭蕾舞团的《白毛女》等,可以保证久演不衰。“驻场版”则主要配合上海的旅游大都市建设。《意见》同时要求建立驻场演出制度,在院团与剧场间建立对应机制。

除了加大扶持力度,《意见》同时完善优秀艺术人才培养、引进政策。将实施“上海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”,制定“一人一策”的培养方案。据介绍,目前已经确定了43个人的重点培养计划。同时,将“实现院团演职人员与高校艺术教育的有效对接。”

相关文章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